我只是一個平凡的,

殺人魔鬼。

人生總在忘東忘西中蹉跎

发布了长文章:人生總在忘東忘西中蹉跎

点击查看

我覺得不管去哪裡,只要是跟你「一起」,那就都很有去的價值;即便是同一個去過的地點,也會在路途上發生不同的事件,然後我們會一起走過不同的經歷。所以每一次不管去哪裡,只要你也會在身邊,我就都覺得很新鮮,也很開心......因為我們又會有「一起」的回憶了。

 

所以啊,最重要的真的不是地點,而是跟你「一起」。


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天堂。

好幾次你以為這站就是終點,

卻狼狽地發現自己不過是他的中繼站,

而你們的目的地,從一開始就不同。


下了車,看著日暮而歸的列車,

載滿了一個個疲於奔波的靈魂,


你其實想問,屬於你的終點,


到底在哪裡?


旅人通常都會找出一個理由,說服自己動身前往某個目的地。

 

所以再訪巴黎,為的就是花神咖啡館......這間與我最愛的那部法國電影「花神咖啡館」,同名的一家咖啡館。
 

曾經一個萍水相逢的朋友知道我嚮往它,特地在巴黎寄了張花神咖啡館的明信片給我。我沒多說什麼,但心裡其實很是感動,因為那是一種「懂得」。

 

而人生在世,能遇到幾個「懂得」你的念想的人,實屬不易。因為大多數的人,都沒有太多時間去讀取你的靈魂。

 


親眼見到了這裡,我不想矯情地說我有多感動,因為失望的心情大過了期待。
 
餐廳的價格讓我連模仿法國人點杯水,坐在露天座位晒著日光浴裝裝悠閒都不想;腦子裡想著的是太陽會曬得我眼...

我喜歡聽她細長又柔軟的低吟。好像喝著一杯攪入了濃郁蜂蜜的泉水,用著滑順的速度輕巧地撫過我原本乾涸到發燙的喉嚨,然後濕潤了肺臟,再緩緩流進了心裡。

 

她總會在我親吻她的肩膀時,發出這樣的低吟。有時候我不會撥開她正好及肩的長髮,這樣剛巧可以一同攝取她的髮香;有時候我會輕輕撥開她的髮絲,看著她肩膀上美麗的弧度,聯想起羅浮宮裡的維納斯,那萬人爭相探訪的右肩。

 

如果沿著肩膀繼續往下親吻,我會飲進更多的甜蜜。因為她的肌膚就像沾上了,藍色蜂鳥為了著急離開,而遺落了幾滴花蜜的花蕾,細緻又薄透地綻放著引人入勝的嬌嫩;她每一顆毛細孔裡滲透而出的香氣,繾綣了我腦海中的每一根思緒,徹底擾亂著我即將失控的...

當你離開我的身邊,

世界裡的顏色就一點一點被抽離。

© 柳喪彪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